「计算思维」第二话 | 当孩子在敲代码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上回书(温故知新直升梯 →「计算思维」第一话 | 得“计算思维”者得天下)说到,未来是属于计算思维的,祖国的花朵们也需要尽早掌握计算思维才能赢在起跑线上,免得日后在与机器人和计算机抢工作中惨遭淘汰。想必熊爸熊妈们早在心中激起千堆问——

① 我的熊孩子真的会喜欢敲代码吗?

② 他除了玩,什么也不感兴趣啊?

③ 他到底能用代码做出什么来呢?

究竟是孩子们 Too Young Too Simple

还是大人们 Too Naive 呢?

下面就请 Stephen Wolfram 大神继续给我们指点迷津吧!

感谢阿曹、菜根谭、顾天予和翼年的倾情翻译

如何传授“计算思维”?

第二话

你将在下文了解到:

① 孩子们真的会用 Wolfram 语言 敲代码吗?

② 除了游戏,孩子们还会用代码做什么?

当孩子在敲代码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直到最近开始研究计算思维,我从未认真考虑过如何与孩子们合作(虽然我是四个孩子的爹),所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很多人认为这很搞笑,因为这与我多年以来塑造的艰苦朴素的技术宅形象形成了鲜明反差。而且他们对我想做的事提出了各种他们能想到的质疑。

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孩子们真的会用 Wolfram 语言 敲代码吗?他们认为凭孩子的小脑瓜根本无法理解 Wolfram 的语法,会被绕晕等等。其次,他们认为除非孩子们想用代码做一款游戏,否则他们根本不会有兴趣去学编程。

与孩子合作的关键在于你要给他们机会,他们会快速明确地告诉你什么对他们管用什么不管用 那么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我的经历证明,大人们那些假想出来的问题压根不是问题。原因十分有趣,而且出乎我的意料。

对于敲代码,你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大多数的中学生都已经习惯用电脑打字了,至少打字对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有时候在敲代码前,他们会找一下“[ ]”或“+”在哪,除此之外,他们在打字的时候不会遇到什么根本性的障碍。

他们也早已习惯学习并遵守具体规则(比如在英语拼写中,i 通常在 e 前面;在数学运算中,先乘除后加减),因此学习一些诸如“函数使用方括号”或“函数名以大写字母开头”之类的规则也不是什么问题。当然,在 Wolfram 语言 中也不存在像英语口语那样的不规则语法。

当我在看孩子在打代码时,我发现自动提示功能是非常有用的(括号会直到配对完成才显示成紫色;代码位置出错就会变成红色;还有无处不在的自动匹配提示等等)。 尽管大人们在理论上有各种顾虑,但实际上,孩子们能非常轻松地掌握 Wolfram 语法,敲出正确的代码。

其实我对孩子们“秒懂”之快是非常惊讶的。他们看过几则案例后,立马就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更棒的是,Wolfram 语言 是一种前后一致,很有逻辑的语言,所以孩子们那些再创作的代码确实是行得通的。对于我,Wolfram 语言 的设计者来说,这是莫大的欣慰。当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觉得事情显然本就应该是这样或那样的,但他们绝不会想到我们当初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来让他们用起来毫不费力。

你说,那好,孩子们是可以用 Wolfram 语言 来敲代码。但他们真的想这样做吗?

很多大人觉得孩子喜欢在电脑上玩游戏,那他们也只对开发游戏感兴趣。但在我看来,这是大错特错。 对大多数孩子,Wolfram 语言 最棒的一点就是它能让他们立刻做出一些“实实在在”的事。 他们能输入任何他们想得到的代码,电脑会根据他们的指令立即执行。他们能创造图像、声音或是文本;他们可以创造艺术、做科学实验、探索人类语言;他们甚至可以分析宠物小精灵的世界(Mathematica 最新版里面加入了宠物小精灵的数据!),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开发游戏的话,那也完全没有问题!

据我了解,在孩子不了解 Wolfram 语言 之前,如果你问他们想用编程来做些什么,他们通常会回答做游戏。可一旦他们了解了 Wolfram 语言 无数可能性之后,他们就会忘了游戏,因为他们想做些“真东西”出来。

— 未完待续 —

 ▍下期预告  ▍

Wolfram 语言 面面观

计算思维如何融入现行教育

为了让你的 Wolfram 学习之旅不再孤单

欢迎加入 Wolfram 学习小组  微信群

和我们一起分享交流 Wolfram 语言 的学习感悟

一起徜徉在 Mathematica 的奇妙世界

目前学习小组的人数已达到上限

想要加入的小伙伴请添加 Jane 为好友

我们将把你手动拖入学习小组微信群!

点此可以看到
How to Teach Computational Thinking  | 原文

发布者:ALi,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kercollider.com/post/371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