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创变客的智能硬件

 

以下是文字版内容:

各位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来这边分享所谓创客和创变客,能够在未来几年遇到的一个机遇。

创客这件事情是相当的新,整个国际的创客运动也就过去十几年而已,但是在今年因为 1 月 4 号李克强总理,到了深圳的柴火创造空间,丢了一把柴,把这件事情烧了起来,从这个之后很多人开始了解创客是什么,更多是把创客太神化了一点。

但是对创客的注意力和对创客的关注,其实不只是在国内,去年奥巴马在美国白宫也办了 Maker Faire,在 Maker Faire 也是庆祝有关创客。

这是他说的,美国在未来他也希望,他回到美国的父辈,再继续用手,再自己去创造去创新,去做出新的东西。

不只政治界的关怀,英特尔最新的 CEO 在他上台之后,也发现创客是未来的创业创新的泉源,介绍了一系列针对创客的芯片,为什么这个族群,为什么这个字在这几年,在国内在国外,在商业在政治,都受到这么大的瞩目?

那我们来看看创客到底是怎么来的,从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它未来可以往哪边走。近代创客的历史来自于欧洲,特别在德国一群高级知识分子,因为互联网开始了聚集,在讨论两件事情,举办了相当多沙龙与活动。

那讨论两件什么事呢?第一个,互联网来了,这个新的网络会对我们的人生,会对我们人的生活,会对社会,会对大环境产生什么影响?第二个讨论的话题,特别在国内谈到其实蛮有趣的,所有东西外包到中国去生产了,那一个失去生产制造能力的国家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讨论一直在德国慢慢酝酿起来,但还是属于一个非常哲学性的讨论。

当这些人聚集在这个空间时候他们就开始做了有趣的装置,科技跟制造混合在一起,就是我们今天谈到的物联网的前身。刚才 Diez 也谈到巴塞罗那这些 Fab Lab,其实都是这样的活动起来的,但是那个非常哲学非常严肃的版本,并不一定能够流行得起来,所以所有事情都要靠美国人,开始了 Maker Faire。

把这个严肃的东西去掉之后变成无厘头空间,这样子在全世界各地就起来了各种创客空间。

目前全世界有超过 1000 个创客空间,从基层大家通过兴趣通过嗜好通过爱好聚集在一起,在过去几年的成长是非常快速的,我们几乎走入一个指数性成长的情况。

我们 2010 年在上海意外地成立了新车间,很多人问我说成立新车间有什么高大的目标?我说没有,就是因为这一波潮流上来,大家在玩儿这些东西,大家在玩这些电子、玩这些制作,在家里玩儿得太乱了结果就被赶出来了,因为这样子就和几个朋友创立了新车间。

那刚刚大家也提到了,开放的物理运算让大家可以开始跟身旁的大环境互动,通过计算机的方式。

第二个,数字的制作跟配制,我们要做一个东西,传统上我们要自己去学车床怎么用,去学锯子怎么用,去学电钻怎么用,那个是一个很累的学习过程,但是因为计算机驱动的一些数字生产装置,包括激光切割机,包括 3D 打印机,包括 CNC(计算机数字控制机床),我们今天可以很快的,不用有这些手工艺我们也可以把东西制作出来。

三,这是麻省理工的 Fab Lab,有了这样的环境大家可以开始去制作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接下来创客运动发生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数字的制作、开源的硬件,大家可以到互联网上开始分享,从别人这边下载东西之后开始自己进行制作。

整个创客运动其实在这两年被大家谈得很神之后。这个才是我看到的创客运动,这个是一个 10 岁的小女孩,因为她有兴趣,她在互联网上找到足够的资料,她可以下载、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东西,那么她也同时通过互联网跟大家分享。

这个叫 mini maker show,它是在网上大家可以自己去找到,很可爱的小女孩,很高兴的在跟大家介绍她制作的东西,大家其实看到了这是一个穿戴式的和心跳有关系的。

这就是一个创客运动的代表,它让 10 岁的小孩子也可以做穿戴式,也可以做那个。大家经常在开玩笑说,她如果在中国的话就走到中关村,一喊:“我在做穿戴式!”钱就丢过来了。不过创客运动并不是,它是一个这种所谓我们想到的高科技的平民化,高科技制作的往前走大规模的业余化。

所以我们今天走到这个时代,10 岁小女孩可以在网上找到足够的东西,可以去分享,可以做穿戴式,可以做这个心跳这些事情,跟大家一起分享。

那渐渐的创客走向商业化,3D 打印机,这是第一个从创客空间出来的项目。

无人机,这个也是从创客在过去十年,因为有开源的板子,传感放到航模里面就变成无人机。

另外一个也是小朋友的故事,17 岁的 Palmer Luckey,他在网上找到足够有关 VR 眼镜的制作资料,做自己的第一款虚拟现实的眼镜。图上大家可以看得到,黑色的那一堆就是纸盒子和胶带做起来的,十几岁的小孩也可以在网上做出以前大家觉得是高科技的东西,进入这些高科技的创业门槛越来越低。

另外一个改变,从创客从运动、从乐趣改变它到成为一个商业的,我们发生了众筹。众筹是一个先付款后生产的模式,我做一个东西,我把原型放到网上,我让愿意买的人先付钱,付完钱之后我再去生产。这样子它颠倒了传统我们所谓的经济模式,传统的只有黑色这一块是所谓有价值去生产的东西。

因为开源硬件因为创客运动,因为互联网因为众筹,我们现在蓝色这一块打开了,蓝色这一块打开让更多人可以通过自己兴趣,自己的热情再加上商业手段,去实现自己梦想,自己想做的东西。

这一个很大的驱动来自于这个驱动的各种不同长尾的产品,这个驱动的力量我们开始看到,这一代创客带来的第三次的新的工业革命,它这并不是一个新的技术,不是一个新的科技,它不是新的制造方式的来临,而是它让大家都参与。

目前现在大规模的业余化,让任何人只要想做也可以找到一个创客空间,进去实现你的 0.1。你如果想把它往前推一步,你现在有众筹的方式可以,把这个实现更规模化。

我们往前看创客这一群人其实代表了智能硬件的大规模业余化的来源,我们前面两位演讲者不管是甘沙不管是托马斯也都已经提到,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越来越多把运算带进去我们的都市,对我们来看这还不够,我们希望更多的人。

到今天可能坐在这里有很多人觉得做智能硬件是别人的事情,做智能硬件是一群极客,一群技术宅男的事,但是我们从创客运动走上来,看到的其实是这是大家的事情,物联网、智能硬件将成为大家新的工具。

再往前看,其实我们已经看到相当多的在这方面,通过开源硬件通过开源的方式已经协助到社会的一群人。EyeWriter,这是一个全身瘫痪的做涂鸦的艺术家,他的朋友为了他做了这个 EyeWriter。因为他的眼睛还可以动,通过最终他的眼球他又可以再画画,他的画通过大型投影机被投到美国纽约好几个大墙上作为展示。这个装置职业版的一套要将近一万块美金,但是他们利用小的 Webcam 镜头和小的装置帮他做出来的。

中间这个小朋友拿的,它是一个 3D 打印出来的假手,斯蒂文霍金,为了让他能够更有效地和大众沟通,也有一套开源的软件协助他更有效的从他瘫痪的情况,更快地去跟人沟通,也更快地把他打出来的东西转换成语言,让更多人能够听到。

这边我们已经看到开源硬件跟社会创新的结合,再往前走,其实我们今天站在一个相当有趣的阶段,整个 IT 产业过去 30 年、40 年的,我们社会的发展和这个曲线息息相关,这个曲线是摩尔定律。

我来自计算机的背景,95 年的时候博士读到一半被拉到互联网产业,这就是我们当年在读书时候老师跟我们讲的,你做任何东西不要忘记这条曲线,这条曲线每年加倍的方式会带来所有的经济。我们现在刚好走在这个时候,我们身旁的东西,摩尔定律把大量的运算、高级的计算,做到我们身边的东西可以开始一个一个牵进去,往前走其实这是新的哲学方面。

我们技术要什么?KK 讲的,技术就是新的生物,这个生物提供给我们有用的东西,我们继续让这个生物成长。这生物指的就是 IT,IT 继续怎么成长?

目前物联网大家其实非常失望,苹果表也没有人买。那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今天的物联网不再让我们感动,它非常的烦。我们只是买了一个新的装置,它还是在跟我们讲有新的微信进来,每一个新的装置都跟我们讲有新的微信进来。但是我们其实要找一个新的方式,去思考我们未来的物联网的东西应该来自于情怀,应该来自于我们想要帮助人,应该来自于我们对人提供真正的帮助。

我们讲这个是利用网络跟运算去施法,去把这个东西整合到我们的身边,像这个很简单的,Skype 操作起来很麻烦,但我们现在一打开就可以马上和远方的老人跟亲人 Skype。

最后,这边谈到的就是说目前我们已经有这个技术,想做东西的人可以开始做,想开发新产品的也可以往前走开发了。

我们再往前走我们除了这些工具以外,我们现在有更多的高等运算开始进入我们的生活,开始跟我们合在一起。科技带来的机械人、人工智慧其实不是可怕的,我们要把这些机械用起来,把人工智慧用起来,后面让创客跟创变客一起,随着这个摩尔定律带来的优势继续成长。

本文转载自“ 芯世界社会创新中心 ”。

发布者:Cara,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kercollider.com/post/406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