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运动 | 产业长尾市场的开放创新,万众创新

文 | 李大维 创客大爆炸联合创始人


创客运动萌芽期:
开源硬件和数字制作

第一阶段的创客运动萌芽期从 2004 到 2011,随着在开源软件硬件和数字制造工具的普及,透过互联网的分享和传播,让任何没有技术和制作背景的人可以透过兴趣,热情利用休闲的时间把开发有趣的智能互动装置当做休闲方式。各地的创客空间纷纷由热情的创客成立,提供创客运动的线下社团和活动场地。
这个阶段的创客运动发展完全来自草根自发,兴趣和热情驱动,透过互联网分享传播以及开源软硬件和数字制造工具的普及,创客运动在萌芽期有很快的发展。

到了 2011 年,全世界有超过 1000 个创客空间。中国的第一个创客空间”新车间“在 2010 年在上海成立,2011 年北京创客空间和深圳的柴火空间成立。

▌制造业的“大规模业余化”

创客运动在萌芽期的高速发展的现象最好的解释来之美国著名作家和学者 克莱·舍基 (Clay Shirky) 在《人人时代》中提出的“大规模业余化”,在专业的工具使用的门槛和成本降低到让业余用户可以没有成本的任性的去创作,我们开始看到创客们开始开发各种不同的创新装置,透过互联网的传播和分享,让创客项目的数字指数型的成长,让大众看到这个运动带来的快乐创新。

 

创客作品的商业化:

当创客运动遇到创业众筹

创客运动的第二阶段的是当创客遇上创意众筹网站如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这些网站的创立原来是为了让大众一起来支持艺术作品的实现,创客的作品可以透过互联网快速传播,这些众筹网站也被创客用来做为创意预售的平台,把在创客空间实现的作品透过众筹方式得到第一批愿意拿钱点赞,高价吃螃蟹的粉丝用户。

▌当长尾遇到大规模业余化和开放创新,小众产品开始百花齐放

由于社会生活的高度可见性和可搜索性,喜好相同的人们更容易聚集起来并互相影响。这就使得那些“小众产品”更容易以较低的营销成本覆盖所有的潜在消费人群,“百万利基”市场开始不断涌现。这个新而且怪的类别,它们吸引的是一批独特的人群,但它们的参与者数量此前只有主流媒体能够达到。驾驭“百万利基”市场的企业往往采取低成本运营,采用口耳相传的方式,却能招揽足以匹敌主流商业机构的客户。那些仅仅经营“小众产品”的企业同样有机会取得骄人的业绩。

—— “人人时代:网络的群体力量”

在 2011 年出现超越百万美金的众筹项目 (TikTok+LunaTik) 预售,到 12 年更出现了千万美金众筹项目 (Pebble)。美国著名作家 克里斯·安德森 也在 2012 年出版了《创客》一书,基础在他之前提出的《长尾理论》经济理论里谈到的透过互联网改变和降低生产、创作、传播、行销的成本,原来在长尾里面的小众产品会如百花齐放的发展,进而改变产业的结构,原来在短头里面的大公司的市场和成长受到百花齐放的个性化小众产品的挑战。

在这个阶段大公司如英特尔,海尔等也发现了创客运动的优势,开始调整公司的策略来更好的跟这个高速成长的族群对接,英特尔介绍了一系列针对创客的平台如伽里略,爱迪生等,海尔更将创客成为公司未来成长的策略。英特尔全球总裁科再奇在 2015 年深圳的英特尔开发者大会 (IDF) 上更宣布了总规模 1.2 亿的“众创空间加速器”计划,透过建立各地建立 8 个联合众创空间,与“创客大爆炸”等线上平台的合作以及建立创客天使资金等来支持中国创客。


△ 英特尔最新 CEO 科再奇在上台后,推出了一系列针对创客的芯片,把创客当做是重要的公司策略。

△ 2014 年 4 月,英特尔呼应中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策略,斥资 1.2 亿元的推出“英特尔众创空间加速器”计划。

▌开放创新与山寨

从 2011 年开始上海开放创新智库 Hacked Matter 和美国旧金山未来研究院 (IFTF) 一起对创客运动和中国产业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和研究,发现“创客运动”代表的开放创新,万众创新的力量,在深圳的山寨手机产业已经有更进一步的产业化体现。

山寨起源于拷贝和仿冒,山寨手机产业在知识产权的开放方面跟开源硬件软件有很多的异曲同工的特质,而在山寨这样知识产权“被开源”的环境下,山寨手机产业发展出公板,公模等特别的公开分享式产业模式,这个产业也产生出如联发科,全智,瑞芯微等创新国产芯片公司。交钥匙的手机开发模式,让更多的公司可以进入手机市场,靠着 95%的公共分享的技术基础,新的公司和团队可以专注在特别的 5%的创新点,并且高速将最新的手机功能降价到大众的价格。

谷歌董事长 埃里克·施密特 在最近刚出的新书《The NewDigital Age》中谈到山寨在过去 10 年对互联网信息装置的普及有非常大的贡献。山寨手机也代表了手机市场长尾的力量,在 10 年内将诺基亚和摩托两家在 10 年前看起来无法动摇的顶尖手机公司完全被击败了。

创客运动的社会化:

“万众创新”的新策略

2015 年创客运动进入第三阶段,提升到政治的高度,2014 年 6 月 18 号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举办创客嘉年华 (Maker Faire),2015 年的 1 月 4 号李克强总理来到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提倡“万众创新”,和年轻的创客交流,并加入柴火成为会员,为创客运动在国内添了一把柴,也让创客运动在中国达到了一个空前的新高度,各地纷纷出台政策支持创客空间、众创空间。


△ 2015 年 1 月 4 日,李克强总理参观深圳柴火创客空间,开始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 2014 年 6 月 18 日,奥巴马在白宫前举办 Maker Fair,庆祝创客精神

▌创客运动的意义

在这个阶段需要反思创客运动的本质和意义,创客并不是一个特定的人群,创客运动是透过开源软硬件和数字制造工具将制造产业大规模业余化的现象的代表。创客本身并不是一个产业,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是创客运动代表的透过开源软硬件、数字生产工具,以及互联网分享而建立的“开放创新”环境。

这个环境对长尾市场建立带来的优势。麻省理工教授 埃里克·希普尔 在 07 年出版的《民主化创新》中对现有的知识财产权已经变成了创新的阻碍,和社群共同创造的开放创新模式是下一代的创新驱动力,今天创客运动代表的创新力正是希普尔的理论最好的见证。

建立产业集群的开放创新中心

往前走,创客和产业如何对接是很重要的问题,创客代表的是长尾的创新,而长尾的创新上”开放创新“能带来很多的优势。现在在短头市场里面的企业可以透过开放创新模式,开放自己的产业平台与在长尾市场创新的创客展开互利合作。

政府能推动这个最好的方式就是鼓励和协助产业园区建立“开放创新中心”,“开放创新实验室”,让现有企业把现有和开发中的产品作为平台,透过开放创新中心提供给创客和大众来进行长尾创新的实验,进一步协助好的实验成为商品,辅导开发团队成为创业公司。

创造产业长尾的“大繁荣”

在《大繁荣: 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埃德蒙·费尔普斯 根据毕生的思考对此提出了革命性的观点。为什么经济繁荣能于 19 世纪 20 年代到 20 世纪 60 年代在某些国家爆发?它不但生产了规模空前的物质财富,还带来了人们的兴盛生活——越来越多的人获得了有意义的职业、自我实现和个人成长。

费尔普斯指出,这种兴盛的源泉是现代价值观,例如,参与创造、探索和迎接挑战的愿望。这样的价值观点燃了实现广泛的自主创新所必需的草根经济活力。大多数创新并不是亨利·福特类型的孤独的梦想家所带来的,而是由千百万普通人共同推动,他们有自由的权利去构思、开发和推广新产品与新工艺,或对现状进行改进。正是这种大众参与的创新带来了庶民的繁荣兴盛——物质条件的改善加上广义的“美好生活”。

作为中国经济问题研究专家,费尔普斯认为,中国将开启从贸易商向创新者、从商业经济向现代经济的转轨,最早的行动可能会很快展开。这一转轨可能要经历一两代人的时间,但他认为没有什么必然理由能阻止中国完成这个旅程。

在产业大规模业余化的的背景下产生以热情和兴趣驱动去探索和创造的创客运动是“万众创新“时代的先行者代表,让大众了解科技技术的开放创新是人人都可以利用的工具,透过开放创新平台对接产业和创客,协助想要商用化作品的创客更有效的利用众筹来验证市场。

 

发布者:Cara,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kercollider.com/post/416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