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 2050【第四部分】:如何付出有价值的注意力,用“玩”改变世界

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副教授、集智俱乐部创始人张江老师的“走近 2050”讲座获得一致好评,讲座中涉及的知识面非常广,对各行各业都有所启发。
为了满足更多读者的需要,我们采取了众包的形式,在一众朋友的帮助下整理出了讲座的文字版,特将此文(共四部分)奉上。
第一部分:人与机器
第二部分:关于注意力
第三部分:占意理论
第四部分:本文

Part 4
人类计算与游戏|未来展望

张江老师的讲座里出现了很多新奇的概念,这些新概念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在未来社会,人类终究不会被取代,因为我们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可以做,比如用“玩”改变世界。

 

人类计算与游戏

如何利用注意力?有很多非常有趣的案例。要利用注意力资源,很重要的一件事是:玩,玩等于生产。这和我们传统的观念不一样。我们通常认为玩是一种消费,所以应该花钱,但如果把注意力当作是一种资源的话,那么玩实际上就等于生产。

有一个美国经济学教授,2001 年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大学里的小小讲师。他所在的是一所很顶尖的大学,学校里有好多大牛,所以他根本不起眼,事业上也非常不成功,文章也发不出来,讲课也没人听,学生一个一个挑战他。

之后他开始躲进虚拟世界,就是一个叫 EverQuest 的网游,《无尽的任务》——大型的虚拟世界。他沉迷于此游戏两三个月,毕竟是受过经济学的科班训练,所以跟一般人不一样,他有经济学头脑。他发现有些玩家,在 eBay 上拍卖自己的虚拟角色,而且还真的有人花重金购买,基本上角色每升高一级,就能多赚 53 美元。这是相当可观的一个数字!他就想:如果我们把整个游戏看作是一个大的经济体,那么把虚拟角色放在网站上出售赚取现实的美元,事实上就是一种商品的出口行为。他意识到这样一点,于是就开始做计算,如果真的把这个虚拟世界看成是一个国家的话,它的年出口额是多少呢?那时候没有什么大数据,这位讲师完全自己手动大数据,一个一个从 eBay 上去挑,比如一个月有多少笔交易,多少美元等等。这么一算不得了,他发现它的年平均的出口额大概是五千万美元。这个数是什么概念呢?全世界一共有 173 个国家,这个数字的年出口额在所有国家里当时是排第 14 位的,这就意味着一个庞大的经济体。但是美国政府却不对它收任何的税,这是一个重大发现。他想,既然它相当于是一个国家,那能不能算它的 GDP 呢?这个计算很简单粗暴,因为那个时候他完全自己一个人做这个研究,没有任何资助。所以他做的很简单:每升一级能多卖出 53 美元,那么就计算每升一级要花多少时间玩,玩的时间再乘以总的在线人数,再乘以 12 个月,就是一年的生产总值。结果 GDP 产值排名在全世界第 77 位。全世界一共才不到 200 个国家,第 77 位是一半靠前。完胜当时的印度。印度是人口第二大国,GDP 产值却干不过这样一个虚拟世界。之后他就把研究成果写成了一篇博文。

当时出版社他都没投,估计如果投美国经济年刊之类的,一定是被拒的,所以他就挂在自己的博客上了。结果这篇文章就火了,各个地方请他去做讲座,于是这位讲师后来摇身一变成高富帅了。现在,这人被称为虚拟世界的经济研究第一人,非常厉害的一个称号。这位教授赚取了一个“世界第一”,研究虚拟世界的经济问题。这个研究的核心其实有一个假设:玩等于生产。因为玩是可以创造价值的,这是他的一个核心的观点。为什么?因为玩是需要付出注意力的。注意力就可以去做功、做事情。

接下来要介绍的一个领域就是人类计算,人类计算就是要榨取人计算的能力。只不过是让人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榨取,所以人类计算就特别像下图的装置。这个装置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发明。在南非一个小村落,有一个公司就做了这么一个转盘让小孩们去玩,实际上转盘连通了一个水泵,小孩们在不亦乐乎地玩转盘的时候不知不觉这个原力已经拿来做功了,把水提出来做村民们的饮用水。

这个装置叫玩泵 play pumps,利用了“玩”这件事来进行了物理上的做功。那么人类计算是什么呢?事实上跟这个非常类似,就是希望人在玩的时候把他的脑力资源榨取出来,这就叫人类计算。

举一个特别有名的谷歌的例子。谷歌在 2007 年的时候在做一项浩大的工程,这个工程是想把美国所有图书馆里的书扫描同时电子化,变成一些电脑可以处理的字符,大家知道要扫描书使其电子化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 OCR(OCR 字符识别),把扫描的图片上的文字识别出来,变成计算机可以处理的字符 ASCⅡ码字符。在 07 年的时候,这项人工智能问题非常难解决。当时机器的识别率只有 83.5%。这是什么概念?基本上阅读一篇文字会发现满篇都是错字。怎么解决?聘人?美国公司可不像中国随便拉几个人花个一千块钱,就能让他们人工一个个校对,他们可花不起这个钱。该如何是好呢?这时一位名叫鲁伊斯万安的谷歌实习生提出了一个特别巧妙的想法就是 recaptcha。

recaptcha 把验证码和模式识别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众所周知,在登录一些网站尤其是电子邮箱时,计算机会生成一张扭曲的图片,目的是让用户输入里面对应的字符,以告诉机器用户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程序,这样就可以把一些爬虫程序挡在外面。路易斯万安就想,既然输入一个单词也是输入,那不妨让用户输入两个单词吧!于是他就巧妙的用了一个界面,让用户同时输入两个单词,一个单词由计算机生成一张刻意非常扭曲的图片,目的是告诉机器用户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机器。另外一个单词是来源于那些扫描的电子书——没有被机器很好识别的那个字符。对于用户来说输入两个单词和一个单词的差别不大,就稍微辛苦一点。之后机器可以判断出来用户是一个人。把用户输入的第一个单词作为标准答案来校对机器。效果从精准度 83.5%提升到 99.0%。

谷歌应用了庞大的注意力资源,很快完成了电子化图书的项目。就是我们现在看某个词汇的历史发展轨迹、做大数据研究用的 bengrab。

Luyisi Van 在发表 science 的文章中给了一句评语:被浪费的人类能力实际上可以被控制,用来解决计算机尚未解决的问题。这句话非常的精辟,想想看我们有多少的时间浪费在连连看、愤怒的小鸟等游戏上,但这些被浪费的时间实际上可以被利用来解决一些重要的问题。

再举一个例子,也是 Luyisi Van 提到的。这个例子是用人类玩游戏的方式来帮助计算机学习什么是美。这个是一个两人玩的游戏,比如在屏幕上同时显示两张图片,游戏要求玩家选一张他的对手会选择的图片,当两个人都选择相同图片时,两个人都加分,赢得该轮的比赛,然后再给玩家一张图。与此同时在后台计算机会记录玩家点选了哪一张图。这里要选的不是玩家觉得好看的那一张,而是对手更有可能选择的那一张。在后台这张图片的得分就加一。这样两两图片做了一个对比,来去给玩家做一个点选,然后对所有图片做一个打分、排序。

上图左边那几张图片都是排序名词高的几张,无一例外都是很美丽的图。实际上是玩家通过玩游戏告诉计算机什么是美。而且这套方法用在不同性别的人身上结果不同。左边这些图是纯女性玩家玩出的结果,右边则是纯男性玩家玩出的结果。女性更偏向小巧的美,男性则更偏向大气的美。这种模式在北京上海也是成立的。所有江南这些城市都是小巧的美,做事很精致很讲究。而北方人则大大咧咧。

再举一个例子,游戏还可以帮助科学家完成不可能的计算——这是最近刚发表在 Nature 上的一篇文章,这个游戏叫做 Quatuam Move,中文字面翻译就是量子移动。大家都知道,量子在微观层面都有些奇怪,比如说甲的手机如果由量子构成,就有一定概率到乙的兜里去。科学家要解决的问题是要移动在量子阱中物体移到另一个阱中能量不变且速度快的移动方案。他们最初开发了计算机的人工智能算法,结果算法并不理想,于是便开发了 Quatuam Move 让玩家去玩。它的界面就像端了一盆水一样,只不过这盘水是服从量子力学规律的,玩家需要把“这盆水”端出去。结果发现人类玩游戏获得的解决方案要比计算机好得多,而且一半的人类玩家玩出的结果都比计算机要好。最后科学家们把玩的最好的两个玩家的方案进行了结合,来提升数值运算方案,最终解决了问题。

换句话说我们的游戏还能去改造我们的现实世界,比如英国卫报开发的一款游戏——调查议员的发票,用于反腐败。大量的官员开发票之后却没有人去查,他们就把发票放入游戏,让游戏玩家去查。大量的网民开始玩这款游戏,借此来挑官员们的毛病。最终有二十多名官员辞职了,其中四位官员被政府调查。

中国就很重视反腐,但我们缺乏科学手段。再举一个游戏走向现实世界的例子。这是 Google 开发的一款游戏,它跟传统游戏的最大不同就是需要玩家动起来,跑到那个地方去。相当于操作一款 app,这 app 上有一个真实的地图,会在一些地点设置一些宝藏。玩家需要站在这个地方,同时组成不同的队伍,主要是蓝队和绿队,这样大家就非常有动力去完成这把游戏并且到处去跑。比方说最大的一个 XX 系统,里面地球的区域都能看得出来,如果绿队玩家站成了一个大的三角形,那么这片区域就都属于绿队,会特别有成就感。Google 曾经还去广州某小区开了一个网友会,发现有很多不爱户外运动的玩家也很有积极性。说明游戏可以改变我们的现实世界。(这款游戏和最新的游戏 Pokemon Go 道理一样~)

最后再举一个好玩的例子,游戏还能帮助我们去做家务劳动。每个人都讨厌做家务,于是有人就开发了一款游戏,是一个必须要有两个人以上才能玩的游戏。比如说你和你的爱人在网站上登入一个账号,然后你们的家变成一个模拟王国,然后把各种各样的家务劳动编成一项项任务。可以把清理马桶这件事虚拟化成一个大怪,你们便可以互相监督,做了多少家务就在网站上进行登记。这个游戏在欧美比较盛行,一些年轻人争先恐后的开始做家务了。但是怎么可能手工输入一项项家务?哈哈,未来有增强现实技术(是 AR,不是 VR)。所谓增强现实是指当用户戴上一个眼镜,看到的世界将是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叠加。假如用户再戴着 AR 眼镜去做家务,再盯着那个马桶,游戏就会把用户的动作自动识别为加分,于是在工作和做家务的时候就是在玩这样一款猎奇游戏。我们可以想象下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快递员都戴着一个 AR 眼镜,然后快递的包裹都是一个个炸药包,然后送快递都是炸这个,多有成就感!相信到那候,所有人都真的去做事,又锻炼身体又娱乐化。这是人类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玩要付出有价值的注意力,同时也可以改变我们的现实世界。

 

未来展望

最后,再真正展望下我们的未来世界,去走近 2050。

分成两块来看,一是站在人的这个角度来看,人会越来越关注体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会从经济物品上的交换变成一种体验的交换。所以体验的交换将会变成一种很重要的趋势。比如现在大家阅读此篇文章就是一种典型的体验交换,本文不向你们收一分钱,你们也不用付费阅读。那大家为什么还要看这篇文章呢?因为我们是一次体验的交换,大家体验到的是本文带来的价值与思考, 本文就是把好文章分享给大家,大家彼此有所追求。这就叫做体验交换,而且未来这样的交换会越来越多。比如现在的摄影师,他们就扛着一个单反来拍用户的宝宝一天的生活,当然有的时候是挣钱,但是有的时候他们不挣一分钱。因为他们可以到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去旅游。他们可以住到客户的家里,然后给他们免费提供这项体验。关于体验的交换在未来还会有很多很多。比方购物,为什么要买这个东西,为什么要买奢侈品,就是为了一种体验。放弃所有权有时就是为了追求体验。

另外一方面,未来人类将有大量的休闲时间,这是一个趋势,到现在人们都慌,害怕人工智能的时代到来自己的工作都被替代。但其实仔细想想,人类的发展就是在不断的失业。一方面人类感受到休闲时间越来越多了,另一方面人类的劳动正在一点一点地让位给机器,只不过以前让位的是体力劳动而现在让位的是脑力劳动,所以干嘛要担心呢?踏踏实实让机器去做好了。我们就负责玩,因为未来就是一个娱乐化的时代。追求是什么?追求一种爽的体验,好玩就去做。人类经历的互联网时代是一个阶段性的产品,比如手机,它的好处是可以利用闲散注意力,等车的时候,有东西可看,这是手机的优点;缺点是具有打断性,它是碎片化的,会让人们全神贯注的沉入在其中,比如 VR 戴着一个头盔,会发现很快会长时间沉静在一个虚拟世界中。未来的虚拟世界将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真,就像盗梦空间一样,人们会待到一个梦境的空间里去,而不想呆在现实世界。因为那里更真、体验更好,会有大规模的沉浸出现。而且它会优化注意力资源。人生苦短,一辈子也就一百年不到的时间,既然时间有限为什么不追求更好的体验呢?想开之后会发现,人们是愿意沉浸其中的。从另一个角度看,未来的机器将会经历怎样的发展?

人工智能四点趋势:

第一,会感知的 AI 将会替代人的感知系统,比如眼睛、耳朵。

第二,AI 会感知一些人根本没办法看到的东西,比如说大数据,这个时候 AI 将会接管社会。未来,尤其是政府里做管理的应该是机器。因为机器会更加的客观,机器在未来完全可以胜任,可以去感知这个世界,感知大数据,所以我们应该让 AI 去接管这个社会。

第三,前两个的 AI 还是属于一个所谓的共用产品,可以被拷贝到各个地方去应用。但是真正到更远的未来,AI 的发展将会变成不可拷贝。

这就变成,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个性化的 AI,这个东西会经历几个步骤的发展,前两个步骤就是每一个人将会有一个智能的代码,它会个性化的跟你去交互。电脑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手机的时代。手机就是人们和互联网世界的接口,人们通过它去上网。有人预测到了 2020 年机器人将会普及,到了那个时候,每个人将会有一个个性化定制的机器人。再往前一步,机器人将会变成人们在虚拟化世界中的一个投影,因为这个人工智能的产品将会向它的主人学习大量的东西,会学得越来越像它的主人。同时它会帮助人们完成很多在机器世界里的操作,这个时候虚拟世界中会有个镜像。到 2050 年临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将会发生一个全球脑的觉醒,这是一个古老的说法。地球是一个大脑,每个人都是它的神经元,这个东西变得越来越有自己的意识,那么当机器的能力超越人类的时候,将会发生一个超大规模的人和机器世界的新层次的融合,这将会造成一个更庞大的自我意识的觉醒。这个主体就是全球脑,每一个人将会变成其中的一个细胞。

 

以下是参考文献。

 

第一部分:人与机器
第二部分:关于注意力
第三部分:占意理论
第四部分:本文

 

发布者:Cara,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kercollider.com/post/510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