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 2050【第三部分】:社群经济还未散去,共享经济就要来临

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副教授、集智俱乐部创始人张江老师的“走近 2050”讲座获得一致好评,讲座中涉及的知识面非常广,对各行各业都有所启发。
为了满足更多读者的需要,我们采取了众包的形式,在一众朋友的帮助下整理出了讲座的文字版,特将此文(共四部分)奉上。
第一部分:人与机器
第二部分:关于注意力
第三部分:本文
第四部分:展望未来

Part 3

占意理论

第三部分的内容张老师介绍了遵循热学第一定律和热学第二定律的占意理论,由此注意力既满足守恒性又具有耗散性。那么什么是互联网的精益创业?它和注意力又有什么关系?微信属于精益创业吗?未来经济的走向将会如何?

 

什么是占意?

“占意”这个词是我发明的,它有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名词,作为名词是指意识在不同事物时间上的一个分配,也就是广义的注意;还有层含义是动词,就是占据意识空间,占领别人的意识的动作。作为名词时,它可以涵盖刚才说的注意力经济多干多学派, 作为动词的时候它可以解释很多很多互联网现象,有很多应用和实例。

占意伴随着能量传递、能量遵循着两个定律——热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

第一定律:能量是守恒的,能量在生物物种之间的传递和转移没有任何的附加和损失,这就是能量的守恒性。

第二定律:严格的说是熵增定律,无系数增加,如食物链这张图,能量在转移过程中有大量的损失,这就是热学第二定律的体现,生态学界著名的宁登曼定律,我们叫它耗散性。能量每从一个物种转移一次就有 90%的能量浪费,任何生物都获得不了这 90%的能量,比如呼吸会浪费掉的能量,这就是耗散性。

占意的性质

注意力是抽象的概念空间,这个抽象的概念空间是生态系统中的物种,每一个概念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物种,同时,概念和概念之间转移,事实上就是注意力的转移。当画出来网络模型时,可以计算出注意力满足守恒性,为什么会有守恒性,是因为每一个人在每一个时刻只能关注一个事情。这是注意力比较有趣的地方,简单来说就是每一个时间点都关注一个东西,计算集体注意力时发现注意力不增不减,它只能转移在若干个事物之间,所以具有守恒性。

第二个耗散性,漏斗模型就是耗散性的一个体现,除非成佛成仙的人,否则注意力很难持久,我们普通人注意力会很快消失。张江的团队做过实证研究,发现人们在浏览网页时,耗散比例达到 80%左右,每跳一步,就会损失 80%。

总而言之,它们有很强的类比性,通过这种大数据的方式,可以把数字生态系统给画出来,这个就是人类在线行为。如果把这些网站看成虚拟的空间或者虚拟的生态系统的话,每一个网站就是一个不同的物种,人在网上流动,就构成这些网站的能量流的资源,这幅是印第安纳大学师生上网数据画出来英文世界的互联网生态系统。

这幅是我的学生用另一套数据画出来的中国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从定量的角度来看,也是跟能量守恒有很大的相似性。

占意里注意力具有扩散性和创造性,实际上这方面有大量的应用,我们可以做一个类比去理解它的扩散性和创造性。想象一下,一条河流从山上流下来,可冲击一块盆地,这个盆地会长出许多枝枝叉叉,它们会被水给冲出来,这个过程本身是两个东西的耦合演化,其中一个东西是河道,另一个东西就是水流。首先,河道会牵引水流,河道长成什么样,水就怎么流。另外一方面,水流又会冲刷河道,反过来塑造新的河道,这就是创造性的一个体现,物理上大家都很容易理解,但是从抽象空间看注意力流的时候就有些难度。

解读互联网现象

精 益 创 业

谈到注意力创造性冲刷的时候,很容易联想到互联网创业。在互联网界有一套方法论,叫做精益创业,事实上精益创业是什么呢,就是利用注意力流的创造性,让大量的用户去“冲刷”你的产品,也就是使用你的产品,然后使产品不停地膨胀、膨胀、再生长,就像下图一样,大量的用户的注意力,长出枝枝叉叉,就是产品的各种功能,产品开发是用流冲出来的,而不是用产品设计出来的,这就叫精益创业。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微信就是用精益创业这个方法论做出来的。大家知道张小龙是微信的鼻祖,但当时张小龙在腾讯的位置不高,基本上被马化腾排斥,扔到深圳一个小地方,自己带了一个团队。没人管他们,想做什么就自己做吧。张小龙很有厉害,马不停蹄地开发了 1.0 版本,尽管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起色,但是微信挺好用的,有一些朋友开始用。到了 3.0 的时候,微信开发了当时特别牛的一个功能——语音短消息,你可以说话,然后发送。还有一些贴心的功能,比如说手拿手机时能感知重力,音量自动调节,就是这个小功能使得很多用户开始利用社交网络自发的去传播,他们获得了第一桶金,这个“金”不是金钱的“金”,而是注意力流。

张小龙又增加了一个功能,这就是相当于开始分叉。他增加了朋友圈。所以早期的微信是没有朋友圈的,只有短消息通讯。记得 4.0 的时候只能分享图片,都不能单独分享文字。后来在 5.0 的时候,就会发现,新加了很多的功能,包括红包、支付、打车。一直到现在应该是 6.0 了,有人说 6.0 的微信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新操作系统了。张小龙已经要把安卓手机的安卓操作系统加入,他自己在上面再做一层操作系统。之所以能这么厉害,是因为微信有着大量的用户参数,庞大的注意力流在推进着张小龙。这就是注意力的创造性。

 

社 群

最近几年社群经济非常火,从注意力的角度来看,社群是什么呢?社群是注意力电池,大家还记得戈德哈伯(Goldhaber)说的那句话,他说:“谈话过程中,如果站在全局看就会忽略了内容,这时候人和人是在交换注意力。人在谈话的时候有一个属性,就是我更希望被人所关注,而不是被一个机器或者一个冷冰冰的软件所关注。”

假如有一个庞大的社群,那么我就很容易地融在其中,社群的制造者就可以随时随地随意地提取这样一个注意力资源来进行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这就是他们背后的逻辑。

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小米手机。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听小米手机听烂了,不过就拿小米来看,小米实际上就是通过做社区把产品做下来的。其实在早期,雷军想做的不是手机而是一款操作系统,就是 MIUI 那个手机操作系统。于是他用互联网思维操作方式,先做社群,然后再开发产品。雷军找来了一百个忠实的粉丝发烧友,作为社群的种子,之后这批发烧友又号召了更多的发烧友加入,发烧友们一起来玩 MIUI 这个操作系统。开始在各种手机上去刷,“刷刷刷”就把 MIUI 的操作系统刷到机器上了,苹果系统刷不了,他们就是用各种其他手机刷,刷着刷着雷军觉得只刷别人的没意思,才决定自己去做小米手机。他们一边做,一边扩充社群的队伍,同时形成了一个反馈环,手机本身具有号召力。手机的粉丝又去塑造这个手机,就形成了注意力流的创造性。所以最后手机的设计更多的是粉丝来主导,而不是雷军这个团队。到最后,拿出来这款手机是有温度的。记得前几年热卖的时候,真的是有温度的,拿出来以后就卖空了。因为这是由粉丝自己做出来的,当然要买!最有意思的是,有人问雷军:你们的小米到底是硬件产业还是软件产业?雷军的回答特别雷人:我们小米,实际上是做文化创意产业的。有一个庞大的社群,跟老罗一样——情怀。老罗也是一个社群经济的始作俑者,但现在互联网思维稍微降温了,共享经济火起来了。

从注意力的角度来看,怎么去理解共享呢?前段时间张江写了一篇文章,许多人转发,他的观点是什么呢——?共享,它是一种宏观现象,它的微观基础是体验。在未来,如果人人都去追求体验,而不去追求其他东西的话,那么共享经济将会变得越来越顺畅。

来看个例子:假如你拥有一辆自己的汽车,但是拥有这辆汽车本质上是什么呢?其实无非就是一个符号,这个汽车是隶属于自己的。但实际上如果放弃这样一个虚假的从属关系,就会发现如果只要想开车的时候,就有一辆车乖乖的等着你开,那就不需要拥有私家车。所以这恰恰就是现在的共享拼车这种模式的起源。只要我需要车的时候,就有一辆车等着我,甚至我可以自己去开。实际上我不需要拥有它,因为拥有本身就是虚拟的符号。当把这件事情想通了以后,就会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共享。

凯文凯利在他的新书《必然》里就提到这么一个未来的图景,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屏幕,所有东西都从你眼前流过,你不需要拥有什么东西,因为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这种“流”。

拿做笔记来说明“流”的重要性,多数人以前特别爱做笔记,听讲座都会做笔记,但是后来发现做完笔记之后从来不看。伴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时代对我们的冲击,很多传统的做事方式其实已没有必要。就比如说记笔记这件事情就没有必要,因为当你想看的时候,它就有,去网上搜索一个讲座,比找笔记更简单。于是我们没必要做笔记,也就没必要去保存什么东西。现在保存文件也是这样,下了一部电子书,以前特别习惯于把它下载到本地,因为保存到硬盘感觉踏实。其实保存在硬盘不方便找,存多了以后就忘了,也从来不看。现在在网上搜索就能很方便地获得想要的东西,所以何必要拥有它呢?搜索容易下载难,任何技术发展会面临这个问题,相信在未来大数据时代还会越来越便利。所以,如果人人都去追求体验,那么共享经济将会快速实现。

 

第一部分:人与机器
第二部分:关于注意力
第三部分:本文
第四部分:展望未来

 

发布者:Cara,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kercollider.com/post/511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